[优惠信息] 国际冬令营,不知如何说再见

 多少人对欧洲这片古老的土地心生向往,我也不例外,今年跟着新东方国际冬令营去到欧洲文化探索,现在想起国际冬令营的日子,一幕幕美景还仿佛立在眼前。在西欧近半个月的行走,我逐渐发现自己热爱路上的风景多于终将抵达的目的地。大巴穿梭过街道、弄巷、城市、山区,车窗框出晨曦、暮色、喧嚣、寂静。通往那些游人如织的名胜之地总有不同的途径,回味这些被描画在人类历史扉页上的杰作并非难事,然而那些散落在匆忙旅途中的无名风景,却因深知以后无法恰到好处的路过而格外珍惜。
  国际冬令营,阿姆斯特丹,重回黄金时代
  在阿姆斯特丹,我最爱的地方是梵高博物馆。博物馆着实是十分美妙的去处,在这里,拥挤的人群始终礼貌地保持着善意的宁静。而博物馆本身却将逝去的千载时光凝练,保存在举目可在、举步可达的方寸里,这片骄傲的往昔荣光,让所有赞美的语言都黯然失色。跟着国际冬令营的步伐,我们在阿姆斯特丹重回荷兰的黄金时代。
  国际冬令营,巴黎,一袭华美的袍
  翌日早晨去巴黎圣母院,整座城市还没睡醒,只有稀疏的几家纪念品商店开了门。早晨的教堂只有三三两两的游人,柔和的光线透过绚丽的彩绘玫瑰窗投射在教堂庄严繁复的浮雕墙上。如果你以为巴黎就是这么表里如一就太天真了,铁塔下有彪悍的吉卜赛女人对游客的包虎视眈眈,陈旧的巴黎地铁总是弥漫着一股异味。但这是国际冬令营眼里的巴黎,即便裙袂藏污纳垢,她仍拥有绝美的容颜。
  国际冬令营,慕尼黑,阿尔卑斯山的风
  慕尼黑被称作“欧洲建筑的博物馆”,哥特式、古罗马式、巴洛克式的建筑在这儿都能找到。二战时期慕尼黑也曾遭受战火的轰炸而化为废墟,但严谨又恋旧的德国人按照原来城市设计的图纸又复建了所有的建筑。耳边是国际冬令营的导游的介绍,脑海里是跑马灯的时间。历史在这里得到应有的尊重,也保持着最初的优雅与美丽。
  国际冬令营,罗马,带我去看看永恒
  有人说,罗马让世界上其他的城市都黯然失色,因为它奢侈地将所有传奇都当做日常生活的点缀。罗马不像巴黎,每一处都精雕细琢,它像一副巨人遗落的铠甲,风过窸窣,都能嗅到兵戈。于是,在这里一转身就是一处帝国的遗梦。国际冬令营的我们行走在其中像是一只只朝生暮死的蚂蚁。面对这一片时光,人们显得尤为渺小,只能默念:愿我有一天能重返罗马。
  国际冬令营的日子已经远去,欧洲的故事还在脑中回荡,国际冬令营的人们也仿佛还在身边。突然想起《罗马假日》中的那句对白,“I don`t know how to say goodbye.” “ Don`t try.”